摩纳哥王室:4个子女同父不同命

阿尔贝亲王怀抱他和法航空姐妮可·科斯特的私生子亚历山大(左图),亚历山大和他母亲(右图)。

摩纳哥王妃生了,还是双胞胎!这是欧洲王室圈近期的最大新闻。56岁的亲王阿尔贝二世和36岁的王妃查伦·维特施托克,终于有孩子啦。

其实,阿尔贝二世膝下算是人丁兴旺,在此之前公开承认的已有一个22岁的私生女和一个11岁的私生子。至于没承认的,隔几年就冒出来一个,还真不好统计。

据美联社12月10日报道,当地时间下午5时4分,查伦王妃在格蕾丝王妃医疗中心——以她婆婆名字命名的医院,顺利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先出来的是小公主加布里埃拉;两分钟后,小王子雅克也降生了。根据摩纳哥王位继承法“男士优先”的原则,不出意外的话,小王子将成为摩纳哥未来的亲王。

这是格里马尔迪家族自13世纪统治摩纳哥以来第一次迎来双胞胎,说是“千年等一回”也不算过分。

当天晚上,摩纳哥王宫亮起了红色灯光,教堂敲响钟声,船只鸣笛,到处都是欢庆的人群。在一座能俯瞰大海的古老城堡上,庆祝王室添丁的加农炮响了42响,一般的规矩是只响21响——谁让这次生了俩呢。

摩纳哥居民伊莎贝尔·卢克斯说:“这将为摩纳哥带来巨大的快乐,巨大的!大家都在谈论这事,只谈论这事!”

《名人周报》主编阿德莱德说:“同样的付出,却得到两个宝宝,这真是个好事儿!”

不过此时此刻,也许有些人会寂寥黯然地说:“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出生于西非国家多哥、曾是法航空姐的妮可·科斯特,不得不承认一个伤心的事实,自从阿尔贝二世结婚后,她的儿子亚历山大就“失去了父亲”。

1997年,在从尼斯到巴黎的航班头等舱中,科斯特为阿尔贝提供香槟,随后,这位欧洲亲王便看上了这个笑容迷人的空姐。然后,花花公子熟练出手,要电话——邀请度周末——留宿,一切都水到渠成。

科斯特说:“我承认受到一位王子的关注让我很兴奋,但我决定不被当成玩物,我需要他尊重我。因此,当我在他的私人公寓时,虽然依偎着睡在一起,但没有做那件事。在我们没有更加了解彼此前,我确定不会做那事。”

不过,当晚醒来时,科斯特突然发现自己“爱上了阿尔贝”,后面的事,就“此处省略若干字”了。总之,王子和空姐在保守的摩纳哥开始了地下情。

当激情消退,阿尔贝准备抽身离去时,科斯特怀孕了。所幸孩子他爹也不是第一次当爹,很有经验地表示“生下来,我负责”,为私生子提供了丰厚的津贴。从此,科斯特母子住在法国里维艾拉一座精致的小别墅,阿尔贝也常去看望他们,甚至动手帮儿子换尿布。

虽然私下里阿尔贝不介意以这种方式享受天伦之乐,但直到2005年,他才被迫公开承认私生子一事。2010年,阿尔贝和查伦王妃订婚后,总喜欢替王室操心的摩纳哥人民,担心王冠旁落,便给予科斯特母子各种流言蜚语。母子俩不得不在2013年秋天搬进了伦敦一座价值700万英镑的房子,出钱的还是阿尔贝——虽然多情,却不吝啬。

如今,43岁的科斯特已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还落落大方地给儿子冠上了“格里马尔迪”的姓。生活无忧的她只担心一件事,今年11岁的亚历山大告诉母亲:“在英国有两件事使他难过,一是英国的天气,二是见不到父亲。”

科斯特说:“尽管我们的关系已结束,但一个男孩需要父亲。这和钱无关,而是儿子需要父亲的爱,我们必须想办法实现这一点。”

相比科斯特的纠结,美国姑娘塔玛拉·罗托洛就洒脱多了。她与阿尔贝的私生女贾丝明,在“缺乏贵族的美国”很是吃得开。

据英国《每日邮报》今年5月7日报道,5月6日,贾丝明身穿紫红色长袖上衣,出现在电影《卑贱人生》首映式的红毯秀上。她是秀场的常客。

她母亲罗托洛今年52岁。1991年,还是漂亮女服务员的她,在法国里维埃拉看网球锦标赛时,遇上了阿尔贝。眼神和雷达一样精准的阿尔贝,当然没放过这个热情奔放的美国大妞,双方共度了为期三周的美好假期,然后各奔东西。

罗托洛回到美国并发现自己怀孕后,俩人一直保持联系。但当女儿生下后,阿尔贝就突然没了音讯。

1993年,阿尔贝到访美国怀俄明州的科迪镇,闻讯而来的罗托洛抱着17个月大的女儿来认爹。直到2006年6月1日,已经14岁的女儿才被正式承认。在此期间,男婚女嫁。聪明的罗托洛显然很清楚,花花公子是“不必等”的。

阿尔贝告诉法国《巴黎竞赛报》,欢迎贾丝明一家到摩纳哥居住。他说:“对我来说,重要的是,他们要确定对我的感情。”

顺道提一句,由于是公开承认的私生子(女),虽然亚历山大和贾丝明没有继承权,但都能分到阿尔贝近10亿美元家产中的一部分。至于这“一部分”到底是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摩纳哥王妃生了,还是双胞胎!这是欧洲王室圈近期的最大新闻。56岁的亲王阿尔贝二世和36岁的王妃查伦·维特施托克,终于有孩子啦。

其实,阿尔贝二世膝下算是人丁兴旺,在此之前公开承认的已有一个22岁的私生女和一个11岁的私生子。至于没承认的,隔几年就冒出来一个,还真不好统计。

据美联社12月10日报道,当地时间下午5时4分,查伦王妃在格蕾丝王妃医疗中心——以她婆婆名字命名的医院,顺利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先出来的是小公主加布里埃拉;两分钟后,小王子雅克也降生了。根据摩纳哥王位继承法“男士优先”的原则,不出意外的话,小王子将成为摩纳哥未来的亲王。

这是格里马尔迪家族自13世纪统治摩纳哥以来第一次迎来双胞胎,说是“千年等一回”也不算过分。

当天晚上,摩纳哥王宫亮起了红色灯光,教堂敲响钟声,船只鸣笛,到处都是欢庆的人群。在一座能俯瞰大海的古老城堡上,庆祝王室添丁的加农炮响了42响,一般的规矩是只响21响——谁让这次生了俩呢。

摩纳哥居民伊莎贝尔·卢克斯说:“这将为摩纳哥带来巨大的快乐,巨大的!大家都在谈论这事,只谈论这事!”

《名人周报》主编阿德莱德说:“同样的付出,却得到两个宝宝,这真是个好事儿!”

不过此时此刻,也许有些人会寂寥黯然地说:“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出生于西非国家多哥、曾是法航空姐的妮可·科斯特,不得不承认一个伤心的事实,自从阿尔贝二世结婚后,她的儿子亚历山大就“失去了父亲”。

1997年,在从尼斯到巴黎的航班头等舱中,科斯特为阿尔贝提供香槟,随后,这位欧洲亲王便看上了这个笑容迷人的空姐。然后,花花公子熟练出手,要电话——邀请度周末——留宿,一切都水到渠成。

科斯特说:“我承认受到一位王子的关注让我很兴奋,但我决定不被当成玩物,我需要他尊重我。因此,当我在他的私人公寓时,虽然依偎着睡在一起,但没有做那件事。在我们没有更加了解彼此前,我确定不会做那事。”

不过,当晚醒来时,科斯特突然发现自己“爱上了阿尔贝”,后面的事,就“此处省略若干字”了。总之,王子和空姐在保守的摩纳哥开始了地下情。

当激情消退,阿尔贝准备抽身离去时,科斯特怀孕了。所幸孩子他爹也不是第一次当爹,很有经验地表示“生下来,我负责”,为私生子提供了丰厚的津贴。从此,科斯特母子住在法国里维艾拉一座精致的小别墅,阿尔贝也常去看望他们,甚至动手帮儿子换尿布。

虽然私下里阿尔贝不介意以这种方式享受天伦之乐,但直到2005年,他才被迫公开承认私生子一事。2010年,阿尔贝和查伦王妃订婚后,总喜欢替王室操心的摩纳哥人民,担心王冠旁落,便给予科斯特母子各种流言蜚语。母子俩不得不在2013年秋天搬进了伦敦一座价值700万英镑的房子,出钱的还是阿尔贝——虽然多情,却不吝啬。

如今,43岁的科斯特已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还落落大方地给儿子冠上了“格里马尔迪”的姓。生活无忧的她只担心一件事,今年11岁的亚历山大告诉母亲:“在英国有两件事使他难过,一是英国的天气,二是见不到父亲。”

科斯特说:“尽管我们的关系已结束,但一个男孩需要父亲。这和钱无关,而是儿子需要父亲的爱,我们必须想办法实现这一点。”

相比科斯特的纠结,美国姑娘塔玛拉·罗托洛就洒脱多了。她与阿尔贝的私生女贾丝明,在“缺乏贵族的美国”很是吃得开。

据英国《每日邮报》今年5月7日报道,5月6日,贾丝明身穿紫红色长袖上衣,出现在电影《卑贱人生》首映式的红毯秀上。她是秀场的常客。

她母亲罗托洛今年52岁。1991年,还是漂亮女服务员的她,在法国里维埃拉看网球锦标赛时,遇上了阿尔贝。眼神和雷达一样精准的阿尔贝,当然没放过这个热情奔放的美国大妞,双方共度了为期三周的美好假期,然后各奔东西。

罗托洛回到美国并发现自己怀孕后,俩人一直保持联系。但当女儿生下后,阿尔贝就突然没了音讯。

1993年,阿尔贝到访美国怀俄明州的科迪镇,闻讯而来的罗托洛抱着17个月大的女儿来认爹。直到2006年6月1日,已经14岁的女儿才被正式承认。在此期间,男婚女嫁。聪明的罗托洛显然很清楚,花花公子是“不必等”的。

阿尔贝告诉法国《巴黎竞赛报》,欢迎贾丝明一家到摩纳哥居住。他说:“对我来说,重要的是,他们要确定对我的感情。”

顺道提一句,由于是公开承认的私生子(女),虽然亚历山大和贾丝明没有继承权,但都能分到阿尔贝近10亿美元家产中的一部分。至于这“一部分”到底是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etugroup.com/,摩纳哥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