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艮第的乡土气息

勃艮第葡萄园地块申遗委员会主席奥贝尔德维兰发表的《勃艮第葡萄园地块申遗宣言》指出:“世界上还没有哪个产区能将葡萄酒与原产地之间建立起如此密切和成功的联系,创建出一种独特的马赛克式的地块(Climat),其中包括一些享誉世界的名字:香贝丹、罗曼尼康帝、伏旧园、蒙哈榭、高登、穆西尼……”

“Climat”的原意为“气候”,但在勃艮第却是指以地质、土壤、底土、方位、小气候、葡萄园等级、葡萄品种、酿酒经验等一切自然条件和人文因素划分的地块。勃艮第葡萄园地块申遗签名支持者、著有《恋酒事典》的法国学者贝尔纳毕佛如此解释:“当我们谈到‘Climat’,往往会仰望天空;而在勃艮第,人们会注视土地。”在“Climat”原则的支配下,勃艮第分割出了如同马赛克拼图一般细碎而繁杂的葡萄园。虽然主要葡萄品种只有两种——红的黑品乐,白的霞多丽,但却以简单酝酿出复杂,呈现风格多变、各具个性的勃艮第葡萄酒。虽然黑品乐在其它国家也有广泛种植,霞多丽甚至泛滥到被戏称“ABC”(“除了霞多丽……”的英文简称),但在勃艮第的黑品乐与霞多丽面前,人们总是肃然起敬,无条件地顶礼膜拜。当然,任何产区都讲究风土,许多地方甚至流行“自然动力法”、“有机葡萄酒”,但全世界没有哪个产区能够像勃艮第那样,从葡萄园到葡萄酒,从建筑物到酿酒师,骨子里充满乡土气息,满足了人们对葡萄酒文化的一切美好想象。比如在勃艮第的许多葡萄园,如今依然可以看到赶着马匹耕作的情景,保留着原始的农耕文化,堪称最后的田园牧歌。

勃艮第没有波尔多那种富丽堂皇的城堡,更没有“新世界”葡萄酒产区那种类似电器公司的现代化厂房,通常只是随手用石块垒起几道歪歪扭扭的围墙,分割出不同风土的地块、不同业主的葡萄园。有人甚至认为,勃艮第葡萄酒的奥秘不在于土质,不在于坡度,而是蕴藏在土地深处的特殊能量,类似神秘的“风水”概念。“勃艮第迷”网站创办者艾伦梅多斯在评论勃艮第葡萄酒时,甚至常常会用到“元气”——比如“充满元气”、“元气十足”之类,这个词汇的使用频率,不亚于《葡萄酒倡导者》杂志的罗伯特帕克在评论波尔多葡萄酒时常用的“肥美”。

波尔多酿酒师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像刚从会议室出来的银行家;勃艮第酿酒师则是刚从地里回来的农民,衣服松松垮垮,手上沾着泥土,憨厚,淳朴,不修边幅,不善言辞……曾任索邦大学校长的法国地理学会会长让-罗贝尔彼特在2005年出版的《波尔多与勃艮第》中,有这样一段有趣的描述:“在波尔多,他们拥有大学文凭,会说英语(有时还会另一种外语),每天浏览财经新闻,经常到巴黎和国外旅行,英国乡绅式的着装风格,打网球,甚至玩马球,总之,他们的做派是高雅时髦的、老于世故的。相比之下,在勃艮第,他们的大多数同仁没受过高等教育,着装是乡下人或运动员的方式,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讲究时尚,不会装腔作势,反倒自豪地展示他们的农民习惯。”正是这样的土地、这样的人们,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etugroup.com/,波尔多队才造就了最接地气的勃艮第葡萄酒。文/陈耀明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